<center id="wtvv0h"><kbd id="wtvv0h"><bdo id="wtvv0h"></bdo></kbd><big id="wtvv0h"><address id="wtvv0h"></address><strike id="wtvv0h"></strike></big><ins id="wtvv0h"><table id="wtvv0h"></table><ul id="wtvv0h"></ul></ins><abbr id="wtvv0h"><noframes id="wtvv0h">
        1. <q id="5ck7if"><center id="5ck7if"></center><tr id="5ck7if"></tr></q><sup id="5ck7if"><style id="5ck7if"></style><div id="5ck7if"></div><tt id="5ck7if"></tt></sup><kbd id="5ck7if"><font id="5ck7if"></font><th id="5ck7if"></th></kbd>
          <table id="5ck7if"><strong id="5ck7if"></strong><em id="5ck7if"></em></table><i id="5ck7if"><legend id="5ck7if"></legend><tbody id="5ck7if"></tbody><em id="5ck7if"></em><tr id="5ck7if"></tr><option id="5ck7if"></option></i><tt id="5ck7if"><center id="5ck7if"></center><ins id="5ck7if"></ins><del id="5ck7if"></del><dir id="5ck7if"></dir></tt><thead id="5ck7if"><ins id="5ck7if"></ins><b id="5ck7if"></b></thead>
                  <i id="ttpupr"></i><option id="ttpupr"></option><optgroup id="ttpupr"></optgroup><form id="ttpupr"></form>
                                1. 雙色球什麽時候開獎_牽挂

                                  <br><br>  心在哪裏,風景就在那裏

                                  前些日子去市場買菜,一時興起,想買幾條野生鲫魚炖湯,殊不料,一市之中,竟無大魚,找了名熟識的攤販問訊,他卻也不多話,端出一盆讓雙色球什麽時候開獎挑選——俱是些不到半斤的小家夥,這實在太小了吧,我忍不住抱怨。現在野生的很少有大魚,過幾年還有沒野生魚都難說了,攤販歎了口氣,那何不把這些小魚放回去養大呢?您傻了吧,我不賣別人也會賣的,攤販也是一臉的委屈。
                                  我自然是說不下去了,隨便挑了條鲩魚逃離了魚攤,經商逐利,天經地義,我又有什麽資格指責他們呢?況且,我也確實缺乏這樣的立場——小肥羊、烤乳豬、明前茶,雖然並不能時常奢侈,這些“小物”都不可否認都是我所樂食的,甚至我們還想過,以後自己的孩子也要從小對其作“菁英教育”。
                                  等等,打住!我似乎嗅到了一種危險的味道,一種與賣仔魚一樣的危險味道……說不定將來我孩子的命運將與那些魚仿佛!
                                  或許沒那麽糟糕吧……我安慰這自己,無論如何,我對孩子的“菁英教育”都是爲了孩子,與唯利是圖的魚商不可同日而語。在如今的社會中,激烈的競爭是主導,豈能讓孩子輸在起跑線上?
                                  語文、數學、英語——這些自然是必須的;書法、繪畫、音樂——藝術品位是不可少的;舞蹈、戲講演——培養孩子的自信心很重要;田徑、武術、空手道——健康的身體才是最關鍵的指標。
                                  孩子能做這麽多事嗎?不,自然是不能的,不過那僅限于“自然”的狀況而已,我的孩子,一定是以成人爲範本,否則又如何能在起跑線上便戰勝他人呢?——所以,他一定得吃得消,因爲我這一切都是爲他好,我是毫無私心的。
                                  這些真的毫無私心!——啊!未必,至少有人是有私心的,高昂的培訓費恐怕便是其中的證明。一面打著素質教育的旗幟,一面給孩子壓上更重的負擔,一面呼喊著還孩子以童年,一面讓孩子們成爲一個個的“小大人”的不正是這些自然人與法人組織麽?在他們眼裏,孩子和仔魚有區別麽?
                                  或許,我該考慮下了,是讓孩子自然成長,還是提早捕撈上市場——我不得而知……
                                  古人雲:“疑則問蔔,”也罷,那便排下一卦——竟然如此!“包蒙,凶”。我驚駭地將易經丟在了地上。
                                  一陣風吹過,地上的書翻了頁,露出了另一條卦辭。
                                  童蒙,吉! 

                                  牽挂是一絲春風,給人帶來希望;牽挂是一縷陽光,給人帶來溫暖;牽挂是一片芬芳,給人帶來愉悅。

                                    曾幾何時,我們牽挂過父母?父母是這個世界中最疼愛我們的人,也是對我們有著最深恩情的人。我們從小就在父母堅硬的翅膀下長大,父母爲我們遮風擋雨,但卻有時還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在家還是會發父母的脾氣,嫌棄他們老土跟不上潮流,總是啰啰嗦嗦管一些根本不用管的事。但是當到了離開家獨自一個人在外的時候,便情不自禁地想起了家裏的一切、家裏的父母。心裏總是別有一番滋味。暗暗的悔恨,爲什麽在家的時候不幫父母做一些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有時還甚至生他們的氣、和他們頂嘴、惹他們生氣。而且平時也只是在向他們要錢的時候會語氣好一點。但每次要離開家准備回學校的時候,他們都會主動問夠不夠錢花,要求一定要買多一點肉類吃,只要吃得下無論多少都要買。每次想到這裏心頭便不禁顫抖,漸漸地懂事了一些,回家的時候有時也會主動幫助父母做家務,而他們卻不曾要我做。從來只有他們擔心我怕我生病,但當他們的身體不舒服的時候卻不曾輕輕地問候一聲。但現在我懂得牽挂,我要關心自己的父母,我不能連自己最親愛的人也不懂得珍惜。

                                    曾幾何時,父母有哪一刻不牽挂我們呢?每次父母送我出門的時候。總是叮囑我一到學校就要打電話回家。我想他們一定在我未打電話之前一直守在電話旁邊,要不然怎麽會剛接通電話,電話那邊便接起來說:“安全到學校了嗎?”而且每次打電話回家都是那幾句,要我吃多點穿多點,有事打電話回家的話。每次我的話都很少,只是回答他們“嗯”就行了,都是他們在說,他們的牽挂每次都化成了很平凡樸素的語言。只要我放假回家,他們便會煮很多我愛吃的菜,有時還把一些別人送的東西不可以留太久的也要留到我回家再煮,說要讓我嘗一下,每一次我吃在嘴裏心裏就暖洋洋的,盡管有些東西其實我並不覺得好吃。他們對我的牽挂便化在了這平淡的飯菜中。只要有他們的牽挂,無論雙色球什麽時候開獎走到哪裏,都不會感到孤獨寂寞。

                                    牽挂,使人的心緊緊的依靠連在一起,再遠的距離也不過只是咫尺而已。學會牽挂,世界將會變得更加溫暖、美好。祖國的河山也一樣,雖然與台灣隔了一條海峽,但祖國卻不曾將它忘卻,千百年來日日夜夜將它牽挂,藏在心裏就像嬰兒般牽動著父母的心。 

                                  熱門推薦

                                  重點關注

                                  熱門標簽

                                  Copyright © 1999-2019 杭州法圖網絡科技有限公司

                                  浙ICP備10202533號-1

                                  浙公網安備 33010502000828號

                                  X-POWER-BY MGF V0.5.1 FROM 自制60 X-POWER-BY FNC V0.5.2 FROM ZZ32 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