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亞遊正規_茶如生活

 靜靜的夜晚,獨坐電腦前,屏幕隨指尖流動,斑斓的文字在眼前跳躍,窗外細雨絲絲,屋內淡淡的涼意。

  長時間對著電腦屏幕雙目幹澀難忍時,總愛沏一杯清茶。細細觀去,那一彎彎的碧綠,似少女般瑩瑩嬌媚的笑靥,杯的邊緣浮繞著翠碧的氤氲,那氤氲之氣,如蘭似蜜,或清新高雅,或芬芳馥郁,沁入心脾,潤澤了一天的疲勞。清亮鮮綠的葉片透出一種近乎乳香的茶韻,香飄屋內外,味醇一杯中。端起茶杯,輕吹杯口,水面輕波微蕩,茶葉浮浮沉沉,聚聚散散,忽而簇擁,時而分離,慢慢啜飲,淺淺的苦澀在舌間蕩漾,輕輕咽下,甘純爽口,唇齒間余香袅袅,茶香浸入肺腑蕩滌一切塵埃,洗去浮躁,沉澱思想,純淨心靈,飲一盞新綠,染滿身清香。總在此時,思緒如暢遊的精靈,在晨露微曦的林間飛舞,在清冽幽靜的泉邊徜徉,在岚藹彌漫的山中飄蕩……

  觀一杯清茶,猶如人的一生。輕輕搖動手中的茶杯,那淡綠色的茶葉或曲或卷宛如芸芸衆生,沉浮于凡世間,喜怒哀樂呈現其中。三沖後的茶由盈綠變得一清如水,由剛沖泡時的水中翻滾碰撞到後來的葉沉杯靜,這不正是ag亞遊正規們在凡塵俗世中從初涉世事漂浮莽撞挫折到年事漸長,閱曆漸豐嗎?如靜臥在杯底的茶葉,沉穩中報以微笑,寵辱不驚,淡泊飄逸。所以,在生活中與其用一句“人生本苦”來麻木自己生命的觸角,倒不如用一顆快樂感恩的心,好好地珍惜、接納並享受生命帶給我們的一切福惠。當我們終于學會如何在逆境中將憂傷嬗變成美麗,我們的精神層面定然也會隨之升華,邁向永恒。

  以品茶的心得去品味生活,會發現頗多驚人的相似之處。茶,有優劣之分;生活,有豔陽天與陰暗天之別。茶,種類繁多;生活亦豐富多彩。茶先苦後甘,回味綿長;生活,需經曆風雨,方可見彩虹。“寶劍鋒從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來。”這是詩人對生活的感悟。那貌似柔弱的枝條,在寒風清露中綻放出如此燦爛的花朵,是對生命的執著與熱愛。植物尚且如此,做人更不可輕言放棄。

  茶是大自然贈予人類的瑰寶,品茶與生活都應心懷感激,保持著一份自然平和的心態,讓一切執著的痛苦與快樂,漸趨平靜。

  因爲有茶,生活才變得靈動,豐富,充滿了詩意的浪漫。

  我喜歡中文的字正腔圓,抑揚頓挫,也喜歡英文的行雲流水,潇灑自如;我喜歡閱讀浩如煙海的中國名著,也喜歡品味別具特色的異域佳作;我喜歡與親人促膝談心,也喜歡與異國友人言語交流。翻開世界地圖,百余國名映入眼簾,讓人刹那間眼花缭亂。
美國、法國、日本、韓國……一個個國名讓人想起那一種種不同的語言,也令人不由想到了溝通的問題。
語言是溝通的橋梁,語言的交流能拉近彼此之間的距離。若是語言不通,溝通上肯定會産生一定的困難。詩詞是中華文化的瑰寶,其語言絢麗多彩而富有深意。我們可以理解“明月松間照,清泉石上流”的清幽之美,也可以品評“疏影橫斜水清淺,暗香浮動月黃昏”的滿紙梅香,可若是異國朋友,與我們隔著語言的溝渠,你如何帶他漫步于這充滿詩情畫意的世界?同樣道理,如果我們不懂異族的語言,面對異域文化,我們如何領略其間的神秘和神韻?
溝通是語言的任務,語言爲溝通而存在,爲溝通服務。早在元代,馬可•波羅遊曆中國,被神奇的東方文化所吸引,便決心留在中國,用筆記下古老的東方文化,最終留下了著名的《馬可•波羅遊記》。可以想像,這位偉大的旅人是如何從不懂漢語到將漢語運用自如並不斷挖掘漢語言文化內涵的。正是掌握了漢族語言,馬可•波羅見到了一個真實的東方世界,了解了一個文明國度的真正內涵。
語言上的溝通開拓了我們的眼界,讓我們在飽覽本國文化之余,近距離地接觸到了外國的文化。通過學習異國語言,我讀懂了泰戈爾的“願生如夏花之絢爛,死如秋葉之靜美”,我看懂了濟慈的“躺在這裏的人,他的名字寫在水裏”,我能與愛麗絲共同漫遊仙境,也能目睹巴黎聖母院那一幕幕人間慘劇。打開互聯網,我可以閱讀國外新聞,了解另一個國家正發生著的大事,也可以進入聊天室,與異國朋友進行交流。
語言的理解帶來了溝通的便利,同時,成功的溝通又讓ag亞遊正規們更深地了解了異族語言文化。語言與溝通帶來了世界的共同發展,共同繁榮,並將讓人類在互相理解的基礎上攜手走向更好的明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