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牌/等待飄雪的日子

  • A+

冰兒並沒有出院,她的病情惡化了,開始脫發,其實冰兒已從護士口中得知了自己的病情——先天性心髒病,無人時,她哭過,這也許就是當初被抛棄的原因,但想想媽媽與姐姐,她反而感到許多欣慰。

二十年前,一個雪天的傍晚,一位憔悴的母親與一個棄嬰在街邊相遇了,母親之所以憔悴,是因爲她的丈夫剛剛在一場車禍中喪生。扔下她和那剛滿周歲的女兒,而眼前這個女嬰讓她確實有些爲難,家境的原因讓她不得不考慮以後的生活,可就在她抱起女嬰的霎那,女兒的哭聲然而止,隨後的那個動人的微笑,足可使周邊的冰雪在瞬間融化,正是這個微笑讓母親決心把她帶回家,母女邂逅在雪花紛飛的一刻,于是家中的女兒取名爲雪兒,而她就是冰兒。

曾經的洗牌們可以隨心所欲的幻想,可以在幻想中擁有無與倫比的惬意,現在的我們只考慮可實現度,會想該怎樣一步一步過渡到終極目標,再也不會沒有任何過渡,幻想直達最終完美的目標。一次次的考試讓我們一次次的認清自己的實力。

時間改變了我們的樣子,卻在心裏留下了彼此的影子。流年逝去裏,我爲誰記住,爲誰流淚,爲誰狂歡,爲誰落寞……都一一定格在了那些若幹年的沉澱裏。一件東西,一封信箋,一聲問候,一句想念,都可以勾起那時那年那段最美的記憶來,在思緒裏泛濫成災,然後再慢慢沉澱。

她,住院了,整日與姐姐聊天,望著窗外飄飛的落葉,笑著告訴姐姐等她出院了,要和姐姐去看雪,賞梅,一塊兒去吃棉花糖。姐姐聽後卻哭得好傷心,好傷心。

時間在指間不經意地流逝,轉眼兩個女孩都已長大,而且都很漂亮,更有幾分驚人的相像,並且喜好相似。都喜歡音樂,喜歡讀書,喜歡看雪,賞梅,吃棉花糖,母親的臉上挂滿微笑,爲她當初的選擇感到一絲欣慰。

一日清晨,冰兒在昏睡中被雪兒推醒,“冰兒,快看,快看那,下雪啦,下雪了”姐姐說了句“你等我”便跑了出去。

成長中的洗牌知道沒有人會一直關注自己的感情動態,要學會品嘗自己不同情感的濃度。與其在沒有人關注中失落還不如獨守自己,靜靜的看自己心靈的演繹。

窗前,冰兒駐立了許久,眼睛出神地凝望著遠方。

雪兒沒有再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