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58捕魚|走近大海

“一詩一吟一夢裏,一朝酒醒一朝醉”,“雲想衣裳花想容,春風拂檻露華濃”。你說你的青春就是那只蝴蝶。你可以爭奇鬥妍,萬花叢中過,獨傲草綠花紅。你說什麽只有在春天,你才破繭而出,豔麗群芳,美麗驚詫與花間,羞花的你爲什麽迷失在暮春裏,難道你閉于蠶繭,吐絲方盡等待明春化蝶時刻的到來。又是一年青草綠,你是否與春天有新的約定?

  青青翠竹,放眼望去,無數充斥這陽光的笑靥在惬意的午後綻放。這個春天,仿佛來的太快,太無聲息,不經意間櫻花已經開始了空中的路程,花瓣在空中散落,她們將要回到泥土的懷抱,把愛還給樹根,將美麗光彩與樹根共享,這是愛的情意。看到花瓣的飛揚,此時此刻,9158捕魚的心澎湃湧起,無法控制地翻唱著“不要問我到哪裏去,我的心依著你;不要問我到哪裏去,我的情牽你。我是一片花瓣,我的根在你的土地,春風中告別了你,今天這方明天那裏。不要問我到哪裏去,我的心依著你;不要問我到哪裏去,我的情牽著你。”唱著唱著我的眼前一片模糊,我的摯友蹦進我的腦海中,模糊在我的視線裏。此時暮春的傍晚早已被夕陽滲透出了淡淡的酒紅色,隨著緩緩沉寂的天空,慢慢地沉默。如是以往,我的摯友,你大概會去撫摸著飽滿的顔色,享受這閃入閃出在縫隙間的最後幾縷陽光。現在的你只有對著無邊的天空說聲“晚安”。因爲在昨天,昨天那場毛毛雨已經把你的年華淋濕,春色也借機戮劫了你的心,不知道你何時撫平,何時才能雄起。

  早已被打磨光滑的時光,又緩緩的掀開了新築紅牆的瓦礫,橫七豎八,不堪地映入的眼簾,又勾起了你記憶中的灰塵早已布滿與全身,壓抑著你的身軀。那些還依稀讓你看清的倒影夾雜這陳腐的氣味充斥著鼻尖和雙眼,在那記憶猶新的青春舞台上,你瞬間的跌落在閃光燈下。窗外,春天特有的泥土氣味醉倒了新生的麻雀,正在驅趕這腐朽,可是你還在搖頭,你說春天是寂寞的,存在與須臾之刻,死亡在不朽之中,在這場注定孤苦的青春中,你自己要四海爲家,無依無靠,春天的暖意沒有融化你的冰冷。

  春風鞭策著冬的脊梁,呼嘯出一曲淒婉的離歌,像是訴說靈魂最深處躍躍欲動的浮躁,砧板之上,你的靈魂在翻滾著,吼叫著,從你的喉舌裏發出多少不同于時代的音符,你苦苦尋找著你所謂的青春,就像異類插曲歪離著主旋律,屢屢跌落的你,身體沾滿了春泥,無盡的漩渦將要把你吞噬,你逃離著,你奔跑著,可是你心靈的黑暗卻死死地束縛著你的思維,你腳下的枷鎖把你的雙足緊緊地捆綁。你說這春天不是青春的希望,而是青春的墓地,埋葬著無盡的暴行和悲哀,你最終選擇了沉默。

  五年之前,見識到學長學姐沖刺高考的壓力,你才開始了寂寞春天。今天我們已經接過他們的接力棒。我送你的那個春天,已經把你的心溫暖,欣慰看到開始融化,你開始清理起霧霾的PM2.5。就在此時的春季,鮮花已經開放,我們又站在一個新的起跑線上,又一場春風,又帶來一場春雨,春燕又開始了掀新枝築新巢,青草又逢綠,咀嚼完痛傷的你,與我一起攜手,一起准備去播撒2015的那粒春種,我相信2015年的春天是你的,也是我的,春天是絢麗花開的季節,我們不就是這個花開季節嗎? 

 小時候,大海對于我來說是一個美麗的夢想,和煦的陽光、溫柔的海風、金黃的沙灘,湛藍的海水只是在夢中才能見到。那時,我經常想著有一天能夠踏著細軟的沙灘,在大海邊盡情喊叫和狂奔,然後,快樂地拾起一個個斑斓的紅貝殼。這樣一個湛藍的夢,伴著我度過了一個又一個春夏秋冬。
十二歲那年的暑假,我看海的願意終于實現了,爸爸帶著我,坐上了開往海濱度假村的旅遊車。多年的夢想即將實現,我抑制不住內心的興奮。一個勁地問爸爸什麽時候才會到啊。爸爸總是對我說,不急不急,很快就要到海邊了。經過兩個小時的路程,我們終于來到了海邊。一下車我顧不上放下行李就直奔海灘,向著一次又一次出現在夢中的那可愛的大海奔去。眼前的大海,一望無際,卻並不似我想像中的那般大,海水不是那種寶石般的湛藍,卻呈現出一種土黃色,顯得渾濁不堪。沙灘的確是金黃色,卻在金黃中夾雜著一些灰黑的顔色。心中那籠罩著的光環一下黯淡了許多。盡管這樣,我依然十分開心。面對著大海,我能感受到它的博大,雄渾。這種感覺震撼著我的內心,幼小的我翻遍了大腦中匮乏的知識庫,竟沒頭沒腦地吟出了一句“寄蜉遊于天地,渺滄海之一粟”。
我在海灘上足足瘋玩了一整天。在沙灘上堆沙丘,在亂石縫中找貝殼,捉螃蟹。當然,我還不忘品嘗了一下海水的味道,鹹鹹的,帶著一股苦澀的腥味。
第一次的大海之行在我的歡笑聲中結束了,大海那博大的胸襟,雄渾的氣勢給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盡管他不似心中那般完美無缺,但我依舊深愛著大海,渴望下一次再見到大海。
第二次與大海的“親密接觸”仍然是在一個暑假,也同樣在那片海灘,但我卻目睹了大海另一種風姿。
白天的玩鬧自是不必說。到了夜晚,我突發奇想,想見識一下夜晚的大海。父母自是不同意的,他們忙著聊天,與別人打麻將,讓我一個人去他們又不放心。去是一定要去的。我瞞著他們,悄悄溜出了旅社,來到了海邊。夜裏的大海是很安詳的,波濤親吻著海岸,發出輕微的“唰唰”聲,白天那調皮的浪花早已不見,似乎早已安睡。此時的大海顯得如此神秘,朦胧,仿佛一位蒙著面紗的少女。望著平靜的海面,我的心也開始沉寂,完全陶醉在這夜色之中,竟不自覺地哼起了黃磊的《我想我是海》。四周一片寂靜,只有幾艘漁船上的漁火在黑暗中明明滅滅。
第三次見到大海是在多年以後。高一暑假,我到琅岐參加社會實踐,在實踐將近尾聲之時,學校組織我們去了一趟海邊。這一次大海之旅也許是我最爲刻骨銘心的一次,因爲我見到的不再是我熟悉的大海:海水固然和沙灘有著相著無幾的顔色,卻不是土黃和金黃,而是一種觸目驚心的黑色。海風卷著一陣陣腥臭的氣息呼嘯而過。——這無疑又是人類的“傑作”。
我退卻了,不敢觸碰這樣的海水,更不必說品嘗了。心目中大海那美麗的身姿被擊得粉碎。面對無邊無際的大海,我第一次感到了窒息。從那片海灘歸來,有很長一段時間我都悶悶不樂,我不明白人們怎麽狠得下這樣的心腸,難道金錢果真如此重要?
從那次之後,我再也沒去過海邊,不是不想,而是不敢。9158捕魚不敢再面朝大海,只想把有關大海的美好回憶保留于心,直至終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