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6充值官網-人可生如蟻而美如神

小時候,天不亮966充值官網們就去學校上早自習。老師布置了今天早上要背會的課文,就坐在講台上的課桌前批改作業,讀書聲馬上響起。
教室裏幾十盞煤油燈跳動著橘紅色的小火苗,缭繞著縷縷青黑色的煙霧。同學們在燈下認真的讀著、背著課文。大多數是快速說念式的讀,有的是凝重的、小聲的讀,有的邊讀邊想,有的搖頭晃腦,有的看著書讀一會兒,閉上眼睛背一會兒。也有人是三字一頓五字一停地拉長了腔調,提高了嗓門唱讀、喊讀,淩駕于一切讀書聲之上。偶爾會有幾個人聲音疊在了一起,就成了合讀……,這各式各樣的讀法,都隨各人心願。這朗朗的讀書聲飄出窗外,在校園上空廻響,讓校外路過的人聽了,頓生學校是讀書、學習的聖地之感。
也許,你忘了帶燈,也許,你的燈裏沒油了,你的同桌或鄰居會主動把自己的燈移到中間和你共用。也有人爲了省油,把燈頭壓得很小,把課本打開豎起來夾住、圍住煤油燈讀。更有那節儉之人,當一篇課文讀的差不多熟了,需要不看書自己背著加深記憶的時候,即使天不亮,也把燈吹滅來背。偶爾忘了,需要看一眼書,就趁著同桌或鄰居的燈光瞧一眼。有人一邊讀著、背著書,也會把煤油燈端起來看一看,或歪著頭貼著桌面瞧一瞧煤油燈裏的油還有多少,……。
天色在讀書聲中漸漸發白,臨近窗口的同學會先把自己的燈吹滅。當教室裏的自然光線將就能看見書上的字時,會相繼傳來“噗、噗”的吹燈聲,煤油燈的小火苗隨著吹來的一口氣,忽閃一下滅掉,教室裏彌漫著煤油燃燒的味道。
讀書的聲音沒有剛上課時那麽激烈了。有的同學把書合起來或反扣在桌面上搖頭晃腦的背,忘了就把書打開看一眼;有的看一會兒書,閉上眼睛背一會兒,噎住、絆住了就睜開眼睛看一眼;有的是兩個人互相背,互相檢查哪裏掉字啦哪裏添字啦,到了生疏的地方,把那半句在嘴裏重複念叨了無數遍,仍示意不讓對方提醒,執著的尋找著自己的記憶……
天色大亮,有的同學覺得自己會背了,就拿著課本走上講台,給老師背一遍,順利過關的人就可以回家吃早飯了。這些早走的同學走下講台,收拾書包,走出教室,臉上洋溢的是自豪,是得意,是驕傲。沒有過關的同學,有的沮喪,有的害羞,有的拌個鬼臉走回座位,繼續加勁的去伊伊呀呀、搖頭晃腦……
從沒離開過座位的同學羨慕著出去的,憐憫著又坐下的,自己沒有十分的把握是不會輕易走上講台要求過關的,只有給自己暗中加油,更加努力的去讀去背。教室裏的讀書聲因受上去、下來或出去的影響與幹擾,時而高昂時而低弱,時而激烈時而稀疏……
鄉村早上,校園裏朗朗的讀書聲,那稚嫩的念讀、唱讀、喊讀、合讀……是我們小時候每天必聞之音,也是如今久違之音。

生命總是渺小,內心卻是浩蕩。
  ——題記
  當你終于是想開始去做些什麽時,你便從上個靈魂之中釋放出來了。
  生命因爲他的不本分總是想行動,但是連認認真真的讀一本書的性子都沒了,哪還有什麽所謂的“寫”呢?
  于是便忽然看到了自己的孩時。那時的自己,真的是無憂無慮。飯點吃飯,覺點睡覺,閑暇之時還可以隨心所欲去做些事情,想想都是醉了。有一次,在一個初夏暖暖的午後,我獨自躲在三輪車的後車廂裏,身著一件白色小褂和一條棕色短褲,就在那裏,獨自默默的享受著大方的陽光,手裏呢還拿著一本《成語故事》,一個人一本書愣是呆了一個下午。因爲自己太入迷的緣故,後背倚靠在了車身上,擦了一身的金屬鏽末,末了,當自己心滿意足的下車時,卻被母親逮個正著,斥責我將衣服弄髒,而我當然是無所謂責罵的了。我想,所謂的知足,不過如此吧?
  現在回憶起來,那種極其休閑的時光也許再也找不到了。它也許永久的埋在了歲月的塵埃中,抑或是藏在了流年的角落裏,或者是在我們匆匆向前走的時候被丟在一處不起眼的細縫中。
  生命給予了我們很多,但卻又帶走了許多。
  不知不覺中,自己人生的路途中會悄然增添了許多新奇。就好像是新生的嬰兒第一次睜眼看世界時那樣,處處是好奇,目目是驚訝,懷揣著這種驚訝,我們一路感動,一路成長。而就在我們成長的坐標軸上,因爲我們存儲這個世界的空間有限,使得我們不得不丟掉舊的,迎來新的,不斷更新自己,于是就慢慢地變得連自己都不認識了,甚至會懷疑自己:這是我嗎?但是,這種疑惑總是暫時的,當966充值官網們看到清晨的第一縷陽光時,總是又情不自主的繼續去改造自己。或許,這就是人生的美麗之處吧。
  生命總是渺小,內心卻是浩蕩。
  爲了心中的浩蕩,總有人會把渺小的自己填充的偉大。那種偉大,有真有假,有實有虛。出發相同,但結果不盡相同。有些人是實實在在的成功了,他們努力,堅持,自己內心經曆無數次的掙紮,堅毅的本性無數次的被打壓下去,然而就靠著那一點的星星之火,終究也可以燎原了。虛僞的一族,源于內心不夠強大,總是幻想著功成名就那一天的自己可以多麽風光,于是便不擇手段的想達到目標。最後,磕得頭破血流的自己,在失敗邊緣偶然發現了一根救命稻草,于是便不管是好還是壞,就抓住了,從此也就開始了自己的痛苦煎熬。偏離軌道的諸子,越走越偏,越走越遠,越走越孤單……生命已不在風華,歲月已然是滄桑,在最後一刻,當最真實的自己面對鉛華的世界時,心裏流下的血淚是否會融有一絲的愧疚?人生還是坦蕩一些爲好。
  許多年前時奶奶經常爲爭吵著搶東西兄弟倆做公正,許多年後哥倆又有一次意外的起了糾紛,于是奶奶又一次做起了公正。人還是一樣,但歲月已經不再,若是將天地間的帷幕換上當年般的模樣,世間是否有柔軟的心靈會因此微微顫動呢?
  正如顧城所說:人可生如蟻而美如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