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fh娛樂就能登錄_那時我們青春年少

盼望已久的暑假終于來了,可一直呆在家裏過著三點一線的生活實在是白白浪費這來之不易的假期了。于是,jfh娛樂就能登錄們一家決定去往美麗的廈門。
令我永不能忘記的地方還是被稱爲“最美大學”的廈大。
在廈大剛剛進入我們視線的時候,大門上蒼勁有力的“廈門大學”四個大字便映入眼簾。這會是誰的字迹呢?父親告訴我:“這呀,就是魯迅先生的字迹。”我吃了一驚,魯迅這麽有名的人居然給廈大題字,可見廈大是多麽有名啊!
我們剛踏入學校,大片大片的綠色、木凳和噴泉便吸引了我的眼球。我不由地感歎:“天哪,這哪是學校啊,就像一個美麗的大公園。”綠樹成蔭,讓我感覺神清氣爽,在課間休息的時候來這坐坐,想必對學習會有很大的幫助吧。
繼續往裏走,一棟高聳的建築物便沖進了我們的視線。它就是廈大著名的景觀——“頌恩樓”。正巧,一群看望母校的學生在頌恩樓拍照時,被我們碰上了,他們便告訴我們,每一屆要畢業的學生都會來這裏舉行畢業典禮,所以他們對這棟建築物的感情可是頗深呐。這棟樓將美麗的廈大更平添了一份情感,一份淡淡的離別之情。
在頌恩樓的對面,有一個大湖,在陽光的照射下,波光粼粼,泛出金光,蜻蜓在水上自由地飛行,天鵝在湖面上舞蹈,一切都顯得那麽美好,就如同在夢境中一樣。啊,多美麗的廈大啊!
廈大中關于魯迅先生的雕塑也是特別多,有的是魯迅先生與同學們交流,探討問題的雕塑;有的是魯迅先生的個人雕塑。其中一個與同學探討問題的雕塑真是栩栩如生。只見魯迅先生面帶微笑地望著向他請教問題的學生,和藹地講解著問題,同學疑惑的神情也突然放松,取而代之的則是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周圍的同學有的微微點頭,有的俯身細聽,還有的在本子上做著筆記。這座雕塑把魯迅先生的樂于教導和同學們的熱愛學習表現的淋漓盡致,讓我不禁也想加入他們的討論。
廈大真的是一個美麗的大學,在廈大呆的一個下午我永遠難忘。長大以後,我一定要到廈大來,我一定會認真學習,爭取考上廈大。
廈大,你將成爲激勵我學習的動力,你等著我,廈大,我一定會來的。廈大,我來了! 

  記得當時年紀小
你愛談天我愛笑
風在樹梢鳥在叫
不知不覺睡著了
夢裏花落知多少
——《夢裏花落知多少》
依稀記得你說,和你在一起時我才如此瘋狂。
一句話讓我快樂了好久好久。
關于友誼我認爲那是一輩子的事情。
曾經一起躲在被窩裏,傾聽彼此的心事,訴不盡的是那甜甜的心情;曾經一起因爲電影,通宵達旦,享不完的是那瘋狂的歡欣;曾經騎著紅色單車,一起滿雲霄亂逛,樂不窮的是那彼此靠近時的甜蜜……
那時我們青春年少。
日子就那麽一天天地過去,年齡就那麽以年年地增長。電話少了,感情也淡了,曾經連上廁所都在一起的兩個人,再遇見,只不過是回眸是輕輕的問候。如今一個人走,一個人孤孤單單地成長,很累也要裝的很昂。
溜不去的,是那時間的印痕,拗不過的是那生活的殘忍。
人嘛,就是一種及其怪異的高等動物,現行的不懂得珍惜,失去後方才知曉擁有是的可貴。
糾纏于過往的漩渦裏,哭泣。也曾幻想現在如過去般延續。夢醒時分方悟盡-―切似乎還在昨天,一切卻早已走遠。
天空是透明傷感的藍,像裸露著傷口的孩子,沒心沒肺的痛。偶爾有幾朵雲彩緩緩走過,無聲無息。
太陽照舊東升西落,日月依然晝夜更替,送走了燥熱的夏,憂傷的秋又接踵而來。大自然用它特有的方式告知一個亘古不變的真理——生活還在繼續。塵封對于過去的記憶,蓦然回首——
是呵,我們曾經那麽天真,曾經是那麽的幼稚,一起幻想過,迷茫過,希望過,也曾失望過。成長是一條憂傷的河,河的兩岸風景很明媚,漫漫歲月裏,花開過,花落過,風來過,風去過。當時光一去不返,夢想支離破碎,希望灰飛煙滅。過去在被淡忘的角落裏凋零了,誓言也隨日漸擱淺的思念,化作一串串陽光下飛舞的肥皂泡,絢爛後瞬息幻滅,只剩下往日在輕輕呢喃,輕輕呢喃。時間是熟人變成了陌生人,又使陌生人變成了熟人。倘若有一天,我們偶然重逢,是否會停下腳步仔細思量?或許我們都將彼此遺忘,不過是擦肩而過的陌生人罷了。
曾經擁有過瞬息的美麗與短暫的贲放,只因那時jfh娛樂就能登錄們青春年少。
最是愛樸樹的《那些花兒》:
有些故事還沒講完那就算了吧。
那些心情在歲月中已經難辨真假。
如今這裏荒草叢生沒有了鮮花。
好在曾經擁有你們的春秋和冬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