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vjgnwy"><b id="vjgnwy"></b><i id="vjgnwy"></i></dl><u id="vjgnwy"><form id="vjgnwy"></form><tfoot id="vjgnwy"></tfoot><small id="vjgnwy"></small></u>
  • <kbd id="vjgnwy"></kbd><u id="vjgnwy"></u><tt id="vjgnwy"></tt>
          • 熱搜詞 走勢圖雙色球 ag體育 江蘇快三開獎

            排列5開獎結果_筆墨丹青

            等閑變卻故人心,卻道故人心易邊

            自從夏花屠殺了一地闌珊的蟬聲,排列5開獎結果就醒來。原來是夏雨不期而至。相遇就是這般不可思議——彼刻的小扇與步搖姗姗,倏然無蹤。
            月在青山雲在天,紙上閑情花上眠。願與風信有約,送我夏花茫茫,泅進一季花海。無由地喜歡那句:讀一讀花樹開的詩,念一念草木寫的信,仿佛時間都不在場。想到時間不在場的場景,許是沒有風,唯有月光打翻的無聲在一點點郁結。大抵是無眠輾轉裏斷然不去讀時間,只道流年是唯一的無可理喻,才恍然自己連日來已在局外了。不知不覺。
            窗外的星光正好。我卻沒能下去流連。夢不是溫香的,作嘤嘤蜂蝶響,塵水萬千,紛紛過眼,而若我在一朵夏花間獨眠。就不怕風雨,更沒有溽熱蟲蟄般相擾,隨一枕花香靜靜淌過……
            爲什麽是夏花開成海呢?春花自擾擾,秋花獨冷冷,又因爲早在枯寂中填過一首山海棠的詞:
            山有秋棠脈脈寒,深煙一樹雨摧岚。侵曉凝噎半妝靥,點青山。
            瘦筆月棱驚落影,高燭曾照夜吟難。薄暮老收愁幾縷,淚長安。
            之所以如此,總有年少傷春秋的情懷,不免爲賦新詞強說愁,縱差強人意,一切卻在冥冥中使然。就像有些傷口滴落成琥珀的刹那,陡然間一無所有的失去,任誰都蒼黃不及。但最後還是感謝光陰將它以最美的姿態結痂。
            因有情懷,無端的惆怅才無處安放。一窗清風,半面涼意,或悲或喜,總在一念一字。有時我想抹去一些痕迹,發現鏡中映出徒勞的自己,碎碎念中老去。
            或許是歲月教我不該遺忘。又莫名想起了和朋友的一次秉燭夜談。她說開始相信宿命一說,即使做罷努力,最後仍由了天命。既然一切業已安排定命,我們還盡何人事?不如勘破得失,不如了然生死,不如流放雲崖……可愛的想法總是如此。如果宿命注定,一些寂寞高不可攀,燃盡風華,不爭便盛世安甯,便無謂高處不勝寒,還擺渡什麽浮生濟濟呢?
            且不談宿命注定,可我仍是與風信有約的。
            眉目裏夏花的消息倏地流出。不擾不冷,恰恰時宜的溫度。把六月的煙雨,七月的風片,八月的蟬蛻,一一打包,郵址不詳,以夏花的海之名,再用一季的時光來送抵。嘗過草木生香的明媚,我更明白花開的不易。
            朝朝暮暮的殷勤,就爲了那霎時的爛漫,換來煙火中久久的雲淡風輕。而風信最遲,也最早。偶然記得某首歌裏唱道:花光我所有的力氣,我不怕一貧如洗……有勇氣的人到底是不早也不遲,就如風信,那一刻趕上了花開成海,其實是成全了夏花的素願。
            這一夏我且守候風信成約了。夏花在深處,一片清淺的海,我在風信的入口,爲那地址不詳的尺素印上郵戳,署名依舊是夏花的海。花不知,逆插了一個輪回的枝桠,或許還趕得上下一番花信風時節開出,那時,那幀來者未名的風信就該如約抵達。
            請記得,代我簽收:夏花的海。等你。 

             一盞心燈,一份柔情,一席相思,將自己隔在塵世之外,擱筆凝望夜的清寂,倚窗伫立,任涼風吹散青絲長發。舉月茗香,吟一曲環媚的心音,攜一抹如昔的惦念,且歌且飲。

            身處一片喧囂,心守一份甯靜。阡陌紅塵,我們于文字中行走,一管瘦筆,一頁詩箋,一卷詞令,一脈心語。篆刻繁華,記錄衰榮,將世事絢爛成詩。借箋墨絲竹,于悠悠旋律中,尋夢,染一指姹紫嫣紅,如蝶翩跹。

            因文字,遇見他,如花般,暗香而動,轉身回眸,似千萬年的驚豔,迷了迷離的眼,醉了紅塵凡心。

            夜裏,與他共枕,說盡悄語心思,談盡歲月流離,共宣三世諾言,十指相扣,心心相戀,把筆墨比作紅燭,文字化作嫁衣,結絕世情緣。

            紅塵夢醒,一切皆是文字的夢,他,只是心海幻化的清影;溫文爾雅,只是筆墨勾勒出的輪廓;悠然心思,只是筆者手下的掌紋,一圈圈,永遠找不到源頭斷尾,只留,獨自一人在角落流淚酌情。

            一文一男子,一字一愛戀,彼岸花開,荼靡花事,紫色蝴蝶帶著一抹傷情,尋覓那一顆相思紅豆,落寞紅顔,緬懷文字的情緣。

            都說女子文章錦繡,誰知新詞舊賦,字字句句皆春愁。都說年少不知愁,誰明風花雪月,孤影獨酌寒如秋。青青子衿,何處安放排列5開獎結果等癡心。月影陰晴,悲歡離合總是無情。去年花謝,今年花開。光陰荏苒,埋汰了朱顔,沖淡了情緣,薄涼了癡念。醉魂已難逐淩波夢,是非情愛一場空。

            問世間情爲何物,直叫人滿心躊躇。濃情缱绻一出戲,一步天涯,一步海角。戲裏霜花,戲裏風雨,都是一角天地的煩惱。只情節太銷魂,出戲淺,入戲深。一種淒涼,十分憔悴,都是執著。

            曼憶從前,青衣女子,眼波流轉,流光溢彩,皆是柔情。只如今斷盡愁腸,又有誰憐惜?淚沒雙頰,又有誰來相拭?莫道不銷魂,何以念深深?往事夢魇已成過去,人卻深陷難以覺醒。每一寸相思惆怅,都交織成無言片段,在腦海萦回。若人生只如初見,是否就會歲月靜好,少了這春日諸般憂愁。只是人生又何來如果,情來緣逝,自此,一生無解。

            流年歲月,記憶已化作一縷青絲,消散在九霄雲霧,凝集成‘曾經’的雨露,淡淡憂情,淺淺傷痕,磨滅不了文字的愛戀。

            獨身踽行,豔陽下,消瘦身姿,沒有張揚的步伐,低頭默然而行,靜靜望著腳尖,陪伴著的只是腳下的影子,悲涼的情早已不堪,可憐癡兒未覺然。

            鳥兒雙雙而飛,風中,發梢飄逸,蹉跎寒霜,蕭瑟清風,席卷沉埋文字的年華,三生石畔,千年情緣,生死愛戀,只存于文字的世界,于是笑歎人生如戲,伏案奮筆疾書,寫一份傷情,述一份苦意,道一段文字的愛戀。

            一夢千年,回首韶華,等待的是回頭續寫這份愛意,文字的聖殿,抹一把花粉,裝點孤身的戀情。期待,又一場文字的邂逅,君不再是筆墨下的你,而是真真切切。如今,少了淚水,多了孤寂傷情的文字。

            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