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怎麽開戶/一縷藍煙

 “若得阿嬌作婦,當作金屋貯之也。”
——劉徹
未央宮的宮門關閉了,留給她的只有那空蕩的宮殿和他冷漠的容顔。淒冷的月光灑在地上,像散了一地的細沙,她伸手去碰,卻什麽也觸不到,就像她再也無法那樣親密的撫他的臉。
猶記那時,母親問他:“阿嬌好不?”他揚著那樣陽光單純的笑臉立下金屋之誓:“好!若得阿嬌作婦,當作金屋貯之也。”她滿心歡喜,戀上了那個小小的少年,身爲長公主之女,她只能嫁給未來的皇帝,疼愛女兒的館陶公主自然盡全力輔佐劉徹登上皇位,她也如願嫁給了他。
于劉徹而言,陳阿嬌可謂是他輝煌人生中的一處敗筆,只要有她的存在,就時刻提醒著他,這個皇位是如何得到的。十年夫妻,她愛他入骨,他卻總是想著如何掩飾這段屈辱,直到遇見那個她——衛子夫。
衛子夫的到來讓她有了深深的恐懼感,阿徹對她不再理睬,連逢場作戲也不願。她看著那個女子,一襲白衣,巧笑盼兮,伴在她的夫君身旁,心一點兒一點兒的涼了。她以爲他只是一時新鮮,時間久了,還是會回來自己身邊,畢竟他們恩愛十年。卻不曾想到,他給了那個女子椒房之寵,她眼中期盼的火苗漸漸熄滅,不再有一絲生機。他的離開,讓她感覺天都要塌了。
阿嬌獨自生活在偌大的宮殿中,沒有他的陪伴,夜晚也是難以安眠的,而那邊的他卻早已和衛子夫進入了夢鄉。阿徹,她不愛你,她愛的是皇後的位子,不是你啊!阿嬌的悲傷幾人能懂。也許,他那樣寵愛衛子夫,只是爲了培養自己的勢力吧!他還是愛NBA怎麽開戶的,對麽?即使他那般傷他,她依然會爲他找到一個合適的理由,原諒他也原諒自己。
只是她嫁給他的第十一個年頭,她已經習慣了一個人的孤獨,亦有些麻木了,我、而衛子夫懷孕的消息更是讓她幾近崩潰。“只要朕在一日,阿嬌永遠都會是朕的皇後,朕定當盡全力護阿嬌周全。”那日他的諾言在耳邊響起,可那個許下承諾的人呢!他擁著衛子夫在椒房殿裏笙歌曼舞,只問新人笑,不聞舊人哭,她似乎被他遺忘在了哪個角落,不聞不問。
命運總是捉弄人,幾月後她居然也有了孩子,那時的她滿足的,可是沒多久,她便滑胎了。那日她痛苦的親眼看著那些血。她很痛很痛,她喊著“徹兒”可是他卻沒來。原來那天也剛好是衛子夫生孩子。呵!老天,你爲何這樣對我!
終于,衛子夫對她下手了。那天,她的宮中第一次來了那麽多人,門口的麻雀撲著翅膀離開了這個喧囂之地。那些人粗魯的翻著她的東西,那把阿徹爲她绾發的梳子被折斷,那件阿徹最愛的衣服被扔到地上,那個阿徹用過的杯子被打碎。他們損壞了阿徹留在這兒的一切。她的夫君,她的阿徹對她如此絕情,連最後一點念想也不肯留給她。“啪——”一個人偶被丟在阿嬌面前,她一句話還未說,就被兩個凶神惡煞的人扭出宮門。她杏目圓睜:“放手!本宮是皇後!”她還在努力的維護著自己的自尊,換來的卻是那些人的冷笑。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無雙。她癡癡的望著上方那張心心念念的熟悉的臉,她總算又見到他了,可他怎麽這麽冷漠,是又生氣了麽?“皇上,奴婢爲您熬得銀耳蓮子粥,趁熱喝吧。”衛子夫依舊一身素白,賢惠的爲他端來他愛喝的粥。他對著衛子夫溫柔的笑,擊碎了阿嬌最後一絲幻想。他又換上冷冽的表情面對她,開口卻是定她的罪:皇後陳阿嬌擅用巫蠱之術禍亂宮闱罷居長門宮。她,被廢了,被驅逐了。她深愛的人給了她如此殘生。她一久居深宮女子,怎會懂得巫蠱之術,他又會如何不知。也許,他需要的就是這樣一個合適的理由去毀滅自己這個可以證明他屈辱的證據。阿嬌都懂,她永遠都不會讓他爲難,所以在知道自己一定會死的時候,她心平氣和,懶起畫峨眉,嬌俏人不知,一把火燒了長門宮,燒掉了兩人之間所有的羁絆。那個她窮極一生追隨的少年,從此再無牽連。
風往何處吹,故人歸不歸;酒還剩半杯,她說她好累。

整個世界,都彌漫著一絲絲的藍色,懸浮在空中,多而密集。在一旁,自由的組合排列出一副副驚悚可怕,不忍直視的畫面。幽暗的世界,是那麽的陰森恐怖,只有這一絲絲,幽幽的藍色,陰森恐怖的氣氛,壓得人喘不過氣來,怒號的陰風,夾雜著不知來自哪裏的陣陣惡魔般的獰笑,這,給本就沉浸在夜色下的世界,又平添了幾分恐怖,我看著看著,閉了眼睛,不敢直視了。可是,那恐怖的獰笑聲,依然萦繞在我的耳畔,久久,都不能散去……

這世界裏的人,一聲接著一聲的咳嗽,一下接著一下,上氣不接下氣的卡痰,吐出來,還帶著密集的血絲……那一聲聲惡魔般的獰笑,依然萦繞在耳畔……我不知道,接下來還會發生什麽……猛地睜開了眼睛。一切就消失的(得)那麽突然,來不及細想,床上,放著一張報紙,上面醒目的大字號,一條消息“志願者勸阻吸煙,被打斷手指”這刺目的大字號,猶如一根長刺,刺進了我的眼睛,也刺入了我那顆仍然在劇烈跳動的心裏。還好,這只是一場夢,一場噩夢而已,我慶幸著……

大夢初醒的我,再一次閉上眼睛,開始了發自內心的深刻思考,發出了來自內心的質問“連政治,經濟,社會制度都極端落後的清朝,好歹還出了個英雄,伸張正義的英雄——林則徐,可現在,怎麽連一個敢吭氣的人都沒有呢?這到底是怎麽回事?”

猶記得,虎門海上,升起的滾滾濃煙,那是永垂不朽的英雄紀念,可如今這藍青的煙霧,卻讓整個世界,都染上了血,一絲絲殷紅的鮮血,一聲聲痛苦的咯咳,我的心,一陣陣針紮的劇痛。我無力改變現實,只得發出一聲聲痛苦的質問“爲什麽沒有人能出來管管?難道就讓這噩夢一樣的青煙,毒害世界的人民而放任不管嗎?難道要讓全世界,都染上咯血咳痰的毛病,一聲聲的咳嗽,氣管炎和肺炎嗎?”不會的!我相信,真相,絕不會是這麽的殘忍與血腥,我們的世界,永遠都不會被青煙流毒……只是,時辰,還沒有到。

或許,有些東西可以被發現,有些,則永遠別發現最好。就像煙草,它,完全可以去做一個完整的自己,不受別人的幹擾,去旅行這個自然界裏,屬于它自己的一份任務,在大自然不斷地循環更替中,實現自己的“草生價值“與自然的百草一起,爲地球潔淨的空氣,貢獻一份屬于他的力量,這種力量是微小的,但聚沙會成塔,集腋能成裘,微小的力量,終會實現巨大的價值,這無疑是有益的……

可是,這種雙贏有利的平衡,卻在某一天,被無情的打破,被無知的人類親手打破了……

我仿佛聽見了小草的幼苗在哭,哭的撕心裂肺,驚天動地……

Q:(友善地,和藹地)小草你好,這春光是那麽的美,沒有聽過那句詩麽?爲什麽不在這春光的呵護下,蓬勃向上的生長,反倒在這大好年華裏,在這裏,哭的那麽狠,你是怎麽了呢?

,A:(一臉的無助,嗚咽著)你不知道,我是一株煙草,命中注定逃不過被火燒,切割,烘幹之痛,我深知,那種痛,是有多麽的難熬!我已經有太多的兄弟姐妹,重走了不知多少次,這樣的道路。這,注定是一條不歸路。我還沒長大,我也不想長大,因爲如果我長大了,就逃不了重蹈覆轍,但,我也知道,時空注定了,不長大是不可能的。求求你喽,救救我好嗎?我不想死。我不知道,他們有那麽高的智慧,爲何不放過一棵柔弱的小草。他們,爲什麽就不能與我們和平相處,同享一片藍天。我也不知道,在他們的手中,我會對環境,造成那麽大的汙染,還損害了他們的身體健康。我也是無辜的!如今,既然知道了這些,爲何?還不善待我們,愚蠢的人類!小草發出了最後一聲歎息……

瞬間,眼淚懦濕了衣袖,思緒,飄回了現實。

NBA怎麽開戶。在紙上寫下了一行字。

青煙止于至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