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in系統多久維護/給心靈一個出口

混沌的日子一直在持續,bbin系統多久維護也在反思爲什麽現在的自己是這個樣子。以前的朝氣,以前的開朗,以前的豁達,以前的樂觀不知道什麽時候被吹的煙消雲散。心裏很在意一些東西,可是表面是現在已經表現的滿不在乎,不知道下一步是不是真的會不屑一顧。我的所謂的理想抱負也被世俗的世界磨得沒有了棱角,有時候真的在想生活到底是爲了什麽,難道生活就是爲了生而活,這樣的日子是不是會更痛苦不拔。自己無奈于改變一些東西,冥冥之中又在改變一些東西。改變的是自己的性格,自己的習慣,自己的抱負,自己的信心。  
  前幾天跟摯友聊天,可能是當局者迷旁觀者清,他點中了我的混沌。我給他傾訴我自己現在如何如何累,工作的如何如何,生活的如何如何。我說我真的很累,真的沒有時間。他說,你所謂的累,只是你的心累,在意的東西很多,期望值很高,但是有些事情是力不從心。但是如果從這種狀態裏走出來,你還是有很多時間的。他說的對,我也很感激在我的混沌的生活中能有這樣一位摯友的關心和提醒,這樣的摯友在當今物欲橫流的社會已經不多見了。我的好多的時間是用于對著自己在意的東西,期望的東西發呆,歎息,爲什麽不做一次重新的思考,給自己一個新的定位,一個新的開始,一段新的征程。一句話,我被這世俗的社會給困住了。我所要做的是看透他,識破他,沖出他,超越他。  
  我是很在意朋友的人,是那種不需要任何浮誇,加任何色彩的朋友。不管你喜,你怒,你哀,你樂,他都會站在那裏,進行心靈的對話。我很在意這種心與心的溝通,也是這種心靈的溝通讓我更加認識了我自己。我應該在以後的日子裏,開拓自己的空間,時刻在自己的內心給自己留一個清淨的角落。他告訴bbin系統多久維護,人生是一個個體的人生,不要試圖去當法西斯去專制別人,不要試圖把自己的意願強加給別人,接受能接受的,改變能改變的。生活中,做教師是享受,做母親是享受,做兒女是享受,做愛人也是享受,真正是不是享受,那需要自己給他下個定義,給他開個好頭,給他設個框架,給他一個體驗。從世俗中走出來,不是時間的流逝會一切變得自然而然,只是你願不願意,只是你自己的選擇。  
  所以好好想想曾經的你的優勢,特長,好好挖掘自己,給自己的心靈一釋放的平台,給自己的才華以展示的空間,給自己性情以陶冶的舞台,做好你自己!你還會成爲你自己!

古人雲:讀萬卷書,行萬裏路。用今天的話古人雲:讀萬卷書,行萬裏路。用今天的話就是:要麽讀書,要麽旅行,身體和心靈至少有一個得在路上。
行走在詩詞間,詞中有“莊生曉夢迷蝴蝶”,詞中有“孤舟蓑笠翁,獨釣寒江雪”,詞中有“大漠孤煙直,長河落日圓”。同樣的孤獨,詩詞中有馬革裹屍的邊塞風景,亦有仗劍天涯的俠骨柔情。
背起行囊,不再去留戀那未竟的遊戲,不去擔憂那成堆的習題,不要等,不要回頭,去領悟山水間自成一派的淡然悠閑。
泱泱大國,有富麗堂皇的故宮、紫禁城,有巍峨壯麗的五嶽,有風景秀麗的古城麗江。高寒的西藏上,也有著這樣一片蜿蜒至天際的湖泊——納木錯。蒙語裏的“騰格裏海”,最接近天空的“天湖”。這裏滿載著來自佛教徒最純淨的祈禱與祝福,清澈透明的湖水,天藍色的湖面倒映白雲朵朵,水天相融,渾然一體,閑遊湖畔,似有身臨仙境之感。
行走在納木錯的河畔,會有一種時間靜止的錯覺,也會有一種“逝者如斯夫,不舍晝夜”的感慨。追尋,夢想是散落在路面的點點鱗光,細碎的閃著不肯停歇。
如果你有一個童話夢,如果你的夢中還安睡著一座城堡,那麽它的名字一定是德國新天鵝堡,也許只有這裏能夠將夢了卻。
白色建築在雲山霧罩下神秘而安詳。它坐落在巴伐利亞的西南方向山坡的最高點,高傲的望向遠方。自然在不同的時節都爲它換上不同的妝容,于是新天鵝堡在一年四季的任何一個角度看去都是美的。山坡下甯靜流淌的阿爾卑斯湖將古堡托起,溫潤的陽光與霧氣幫它披上一層薄薄的頭紗,環抱著它蓬勃生長的綠樹成了它層層郁郁的衣裙。古堡被裝點的猶如一位公主,隨著陽光與四季的更替展開绯紅的笑靥。
行走在寂靜的新天鵝堡,這裏保留著世界上最後一星美麗的童話。追尋,夢想是飄落在穹頂的片片雪花,融化心間的城牆,送來一抹春光。
英國文學家劉易斯說:人生並不像火車要通過每個站似的經過每一個生活階段。人生總是直向前行走,從不留下什麽。或許每個少年心中都有關于出離的希冀,擺脫枯燥無味的生活,來一場說走就走的旅行。在他們的眼裏,行走只是一種對現實的反抗,殊不知亦有人當做夢想來完成。
行走,追尋,夢想是點綴在幕布上的繁星,是留在這個世界上每一個關于美麗關于自然的風景。行走在山水間,自有一番淡然悠閑。